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2170章 齐麟的靠山

咪乐|直播|社区 它决定了我们的制度具有特殊的刚性和韧性,是任何外部力量都压不垮、推不翻的。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一朵花枯萎了。

风不会哭,地不会泣,山野不会停止自然的循环。

但是它身边的那朵花会哭。

“再等等,求求你们,再等等。”,公孙祈。

抬着神皇凯尸体担架的天战们用目光询问张命寒得到了同意的回复后,站在了原地,凯的尸体静静的躺在担架上面,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气息,全身的伤势都还没有治愈完毕,并且,全身的伤势都截然不同,很显然,是受到了一些不同程度的致命伤。

像公孙祈这样走南闯北的坚强姑娘,是不会嚎啕大哭的。

她紧紧的抓着神皇凯冰凉的手,眼泪一行行无声的掉落。

旁边的一些人觉得没意思,不就是一个生长着反骨的人完蛋了吗?有必要么,也有人唏嘘不已,其中就包括展云旗。

在香江对付圣教骑士团的时候他们就认识了。

展云旗还记得,凯的第一战就是“无声雀争霸令”,当时他面对的对手是青霆,那个双腿改造成弯刀的女人,她当时还觉得这个小伙子挺不错的,以后在替天必然能够闯荡出一片大好天地,但是没想到…

“你说说你,你要是不离开天门那该多好。”

展云旗挺惋惜的不想看,自言自语“你也不是那种懒惰投机耍滑的油头小子啊。”

张命寒环抱着双手一个人静静的站在原地,他的立场是不允许他去可怜神皇凯的,陈流年也是淡漠的站在一边,只有无心,拿着手机冷笑道

“你赶紧去吃屎好吧。”

“我以后要是来蛮荒之地,我肯定给你多挖点粪坑,让你一天三餐顿顿吃个够,我听你解释?我他妈需要听你解释吗?赶紧去吃,趁热乎的,神皇宫天,你他妈别让老子看到我,见你一次,我扁你一次。”

听清楚了,是那种打得你嗷嗷叫的那种痛扁。

无心心气不顺的挂断了电话。

旁边的战屠也挂断了电话“问过了,没资格进富贵墓园里面。”

无心更加心气不顺的深呼吸了一下,然后看着战屠说道

“那怎么着啊?去鞭尸,责问他的罪过啊?人都走了啊,能怎么着啊。”

临死前还没改掉叫我一声“无心哥”的习惯呢。

无心拿出一张银行卡“兄弟几个帮忙吧,南吴城不收的话,在附近找块地吧。”

“我买块碑都不够啊。”,战屠尴尬的拿出自己的卡。

“你当个杀手,你不给自己留点棺材本的?万一哪天死在外面,真就暴尸荒原了啊,我可不像你,我余钱还能扎两个纸人儿呢。”

旁边的鸠说道“要不找七匠帮帮忙?听说他们收费便宜。”

他本来是一条腿骨折,战屠过去看了一眼,然后两条腿都骨折了。

一合计,也不够啊。

这个时候,陈流年甩过来一个卡包。

“我什么都没听见,但是如果要用钱的话,随便刷吧。”

而这个时候,张命寒也问清楚了,对着小七摇摇头,看着她失望,小张自己决定说道“但是你如果真的想的话,凯的西宫,你来安排吧,去悍城也好,别处也罢。”

谢谢,公孙祈尤为感激的看着他“谢谢小张哥。”

“回去之后,好好发展吧,公孙家族,就剩下你这根独苗了,如果我们天门能够挺过这一劫,你们这些帮忙的人,也会跟着一起展翅腾飞,如果天门挺不过,自己也放聪明点,知道怎么低头,但是黑曜唐夜麟就不要投奔了,为了家族,去跟貘羽,貘羽不会为难你们的。”

难听的话,也是很真实的话,公孙祈受益匪浅的点点头。

“好,我们还得去对付齐麟,这边你自己安排。”,张命寒说完后,安抚伤员、清扫战场,炎灾和圣剑天女的两具尸体,也被埋在了港湾的一个隐秘地点。

不必感谢。

这些里南吴城,我们的城市,你们来到我们的家园,埋你们,地主之谊而已。

张命寒的统筹能力和执行能力都有了很大的进步,身上那股威严感和领导的风范也愈发十足,但是难能可贵的是,张命寒并没有被固定化、思维化,他依然很努力,否则他也不会自己创造出来境界,还达到了三重的水平。

外界的那些声音很多很多,纷纷扰扰的东西也很浓郁。

你怎么做,都会有人不去认同你、不去尊重你的,都会有声音,关键是看你自己够不够“慎独”。

问问自己,你做的每一件事情、努力的每一滴汗水,你是否对得起自己,你是否能够给自己的努力,一个交代。

那艘黑鲸号又在慢慢的下沉,张命寒吩咐追击。

而海洋上面那些漂浮的水战、天战、暗战的尸体,也都被堆积起来,随后,巨大的礁石上面,滚滚的火焰开始燃烧而起,尸臭的黑烟涌向了漆黑的天幕之中。

一团、两团、很多团,很多噼里啪啦骨头烧碎的声音。

他也组建了一个部队在海洋中寻找五帝龙的血脉,神皇凯死亡后他检查过,体内只有星空天使的血脉,要么就是殿长的某种“神秘手段”,要么就是血脉坠海。

海风吹过,冰冰凉凉。

夕幕时分,天边并没有晚霞,只有司马良他们跟水之都交战的嘈杂。

战屠他们被吩咐去支援前方的战场,还有很多硬战要打,脚步不能够停止下来,张命寒站在沙滩上,亚麻色的头发在风中微微鼓动,他拿出香烟,倒转烟头在盒子上面轻轻的敲了敲,正欲抽,无心从旁边走过来。

无心学着他开启龙皇界爆发龙爪的样子,然后笑道“真帅啊,什么境界?”

“我给它取名叫做龙皇。”,小张将香烟递给他。

“为什么不宣告出去呢?还这么低调,连圣剑天女都让别人打败,比起低调不外露的性格,人们更加喜欢张狂和嚣张的家伙,不过…”,无心没有多问,叼着烟吐出一口烟雾道“你不想要宣扬,肯定有你自己的想法。”

张命寒问他“那你会理解吗?”

“当然不会。”

无心洒脱的说道“比起低调,我更希望世界讨论你的名字,毕竟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兄弟,一起走过的日子,可不会因为身份不同而改变。”

“你好像比以前有点点不一样了,杀手还是要纯粹点的,你看冥王跟天生,比起他们,你似乎只有执行任务的时候,才有那种冷酷感,私下里,你倒挺像个正常人的。”

他们只想杀人,我只想要家人。

戴着黑墨镜的无心邪邪一笑,潇洒的将烟蒂弹掉“干活去了,你不跟我们一起吗?”

“嗯。”,小张点头“前方的战场我就不去了,我要带人去一趟圣辉岛。”

圣辉岛?

去那里干什么?无心好奇的看着他。

“如果你们战败,全员死在水之都的炮火之下,我去那边喝杯咖啡就回来。”

“如果齐麟战败,从此以后世界地图的版图上,圣辉岛就此消失。”

坏掉的东西,本来就不该存在。

无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以无心的智商,他当然懂,当然理解,但是他从来不会在意,就像他嘴角的一抹笑容那样,只会在替天兄弟的身边笑。

当然,鸠的前方,无心也慢慢的蹲了下来。

看到他拿出蝴蝶军刀,鸠吓了一跳,但是无心只是拿起骨折绷带上面的支板,用蝴蝶军刀一边削着一边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挺具备着幽默感的?那你知道,我的弟兄,替天的弟兄,不单单是包铁牛,还有很多就是死在七匠的身上的吗?在多方交战,这样的大环境下,我们也许不能够为了一己私欲,去为他们报仇,因为对方很可能就在等待着我们掉入陷阱里面,但是你拿这个开玩笑,你觉得合适吗?”

鸠不说话,也不应声。

他想的是:教训我?

“下次再敢胡言乱语,我会重新让你认识我的。”,无心用支板打了打鸠的断腿,然后摘掉墨镜,给他戴上,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站起身离去。

——

天门集团,会议室外面的花园,眼看着天色从黑幕转成夜幕,夏天分别举手,将衬衫的口子解开,然后将袖子撸起。

带汗的白色衬衫紧紧的贴在身上,即便有夜风吹拂,夏天也是感觉一如既往的闷热,心烦气躁间,安娜走到了他的身边说道“凯的尸体被小七带走了,至此,预备组的龙灾、魔灾、炎灾,三大灾害已经统统被解决掉。”

“五帝龙的血统找到了吗?”,夏天的话,让安娜摇摇头。

“前方战场情况呢?”

“拖爆兽珠的福气,司马良他们打的一直都很顺利,毕竟爆兽珠可是专门招来,来对付水之都的海兽的,效果斐然,而且,比预料中还要强大。”,说话间,安娜递过来一杯装满了碎冰块的啤酒。

夏天一饮而尽,稍微解暑。

“齐麟打不过是吗?”

“嗯。”,安娜点点头“说出来也许残忍,但是目前的水之都,真的没有什么将领能够入眼的,如果是以前水之都的那一批人,玄霄、凯撒、巫死涵、断海、陆生他们,我们是肯定打不过的,但是这些年,水之都的折损和消耗实在是太过太多,他们历经的动荡也非常多,消耗过多,就连在这一次战斗,也是齐麟被逼到绝经,否则,他不会出来的。”

啊…

夏天好像在听,又好像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淡淡的点个头。

“恩。”,随后才沉稳的嗯了一声,接过安娜倒得第二杯酒。

“哥。”,安娜问道“你恨齐麟吗?”

多年的老对手了,也是很多年的交情了,在过去的一些时代里面,天门甚至和水之都也是保持着很好的关系,我跟齐麟,也是可以在沙滩上面散散步,吃着烤串的友好关系呢,但是那家伙…

夏天的嘴角露出一抹苦笑。

那家伙,似乎并不把我当成朋友。

“要我说,他就是自己作践自己,连自己的妻儿都能够成为权谋的筹码,这到底是一个怎样恶魔般的男人呀,这样的男人会有朋友吗?他就应该下地狱,去夜叉的油锅里面,被夜叉拿着叉子戳穿身体,然后在油锅里面搅啊…搅啊…”

安娜伸出双手模仿着,夏天看了她一眼,她连忙低下头,吐吐舌头。

喝完第二杯,夏天问道“直升机准备好了吗?”

“没问题的。”

“去战场。”,夏天将酒杯递给她,拿起了放在椅子上面的西装,从花园走向集团的天台上面的时候,环抱着双手站在角落的阿罪也来到了夏天的身边,夏天一把将身边的安娜脑袋打了一下“你跟着快艇过来学习就行了。”

哦哦,安娜连忙点头。

直升机从天台上面起飞,阿罪淡淡看了夏天一眼“去看齐麟的结局?”

“水之都的时代其实早就已经结束了,只有齐麟两个字,还艰难的支撑着最后一块幕布而已,圆凤鸣的下场我懒得看,也不想要看,但是齐麟当了这么多年的君王,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君王的落幕,这是多少人想而不得的事情啊。”

得看。

得去战场。

黑森林海洋战役中,齐麟先是释放出来了两头海兽—深海章鱼皇和十头圣蛟,原本以为能够扳回来一成,毕竟这里可是海洋战场,水之都的领域,但是没想到,天门居然用了什么爆兽珠,那个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

都不需要任何的操作,好像是他妈自带自动巡航系统一样,瞄准着我的海兽就是一顿狂轰滥炸,在听到深海章鱼皇已经被炸的四分五裂后,齐麟脸上的不屑,终于变成了深深的震惊。

连…

现在连海兽都不管用了是吗?

紧接着,一个个的噩耗不断的传来:炎灾被纳兰流沙杀掉、圣剑天女被骨魔干掉,连龙灾神皇凯都没有逃过死亡的下场,被替天合力干掉。

而且根据最新的情报,天门替天的大部队,正在集合朝着战场压制过来。

前方的战场中,海水翻涌,浪花阵阵,十头圣蛟还在不断的尖啸着,看起来好像是在兴风作浪,但是十头圣蛟已经被爆兽珠炸掉了四颗蛟头,但是,十大海兽也并非是浪得虚名,天门这边,死十头圣蛟下的天战和战舰,数量也是非常的恐怖。

齐麟的第二个作战计划,又以失败告终。

他坐在木桶上面,手里面捧着一碗海鲜面,失魂落魄。

凯撒过来说道“我们要不要撤退,天门实在是太强了,根本打不过。”

老大…老大,凯撒喊了几声,齐麟才抬起了迷茫的眼睛,而后用筷子,指着海鲜面边缘的大虾说道“凯撒,你看我像不像这只虾子,被困在这碗面里面了,想要逃,却跑不出去,只能够被人剥掉壳,然后美滋滋的吃掉。”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你能不能够清醒一点。

不要因为两个作战计划的覆灭,而放弃,凯撒鼓励他。

“连神皇凯他们,连影城区的边儿都没摸着,这说明天门的实力已经强悍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了,再打下去,我们不过就是被人‘屠猪宰狗’一样,割韭菜看过吗?一刀下去,整整齐齐,咔擦一下,就剩下一地鸡毛。”

老大,凯撒用力的喊道“您不能够这样放弃呀。”

“在海洋上,我一点便宜都没占到,这可是海洋战场啊,我齐麟最后的自尊心呀,可是…”,齐麟将海鲜面放在一边,痛苦的捂住了面庞

“我们的船停在这片海域多久了,那可是一丁点都没前进啊。”

老大……凯撒有些心疼的看着他。

“撤退?殿长死了三灾,唐夜麟折了圣剑天女,他们巴不得就喜欢让我们的水之都多死一点,他们的内心才能够得到满足和平衡,我不能够让别人看我的笑话,这里…可是大海啊…”,齐麟又突然站起身,信心满满。

老大,你没事吧?你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凯撒真的觉得齐麟已经有些精分了。

“契约书,契约书…”,齐麟从怀中拿出了一张鱼皮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一个个四海神州的文字,齐麟让凯撒将一个烛台点燃,而后将鱼皮纸放在烛火上面。

一丝火焰从鱼皮纸的侧边燃烧而起后,齐麟将它用力的扔向海洋中:

四海神州的力量,靠你们了。

鱼皮纸遇风,快速的燃烧成一团团的碎纸,而后随风飘舞进入了海洋里面,但是诡异的是,燃烧的火焰并没有因为遇到海水而就此熄灭,反而是在海水中急速的下沉着。

四海神州,齐麟身后最大的靠山,这些年起家、创建水之都,到发展的如日中天,甚至到建立圣辉岛,这里面的每一步,都有四海神州的人在齐麟的背后鼎力相助,这是一个只存在于“传说”“别人口中”的地方,它也是世界政府的两大座上宾之一,连帝君虹都要敬畏三分的地方。

更是凤凰翎的大本营,拥有着“自然之树”的地方。

这个一直都冷眼旁观的极恶势力,终于要一步步的揭开原本的面纱了吗?

海底,鱼皮纸的火星飞速的下坠,直到海底,完全熄灭。

一双绿色尖刺的鸭蹼脚掌的人形东西,一脚踩踏在鱼皮纸上面。

“咚咚…咚咚…”,一群黑压压的怪物们,在海底行走,它们,来自四海神州。

百度